蘑菇租房app苹果版下载安装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悠悠情不眠最新章节!

老太太坐着车子回季家庄园别墅了,一进客厅,刚好看到被接回来的两个小家伙,两个可爱的孩子朝她跑过来,在她身边绕膝跑跳。

老太太低头看着这两个可人的小家伙,心底从来没有过的满足,她已是白发苍苍,而身边两个就像初升的太阳,春日里的花朵,正在慢慢绽放,能够有幸亲眼看着他们长大,这已经是一种福份了。

人活的一定的年纪,有些事情会在一瞬间就想开了。

“妈,刚才急急的出去,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兰悦看到她进来,赶紧上前关心她。

“兰悦,我刚才去见小泽了,这小子,还是那么爱骗我!”老太太无奈的苦笑。

“小泽又骗了?这孩子,回头我得骂他一顿,成天不知道他在想什么!”兰悦身为母亲,自己的儿子竟然又骗长辈,当然也是气恼惭愧。

“骂也没用了,都要瓜熟落地了,我现在也没别的盼头了,就盼着白依妍真能为我们季家再生个孩子!”老太太这一路奔波气恼,也是累着了,此刻,她犹如暮色夕阳,整个人看上去有了一丝的疲态,伸手摁着头,缓慢的说道。

兰悦一时没听出个究竟来,赶紧坐到她的身边去,替她揉捏着肩膀:“妈,年纪大了,就不要走动了,小泽的事情,我让枭寒去处理,别操心了!”

“的心思,我是知道的,早就不记怪白依妍了,是吗?”老太太突然转过头望她一眼,轻嘲道。

兰悦表情一僵,心虚的眨了一下眼睛:“妈,怎么提这事啊?”

“表面上什么也没说,但心底善良,一心念着孩子,白依妍虽然是白真真的女儿,可还是没有强烈的反对过他们,倒是我这个老太婆一直在做坏人,想一棒打散了他们。”老太太并不糊涂,虽然眼睛晕花,但心思清明,身边的人怎么想,她多少能看出一些。

爱音乐的文艺少女在咖啡厅

“妈,容我说句不孝的话,白依妍这女孩子我还是挺喜欢的,她又那么喜欢小泽,小泽也爱她,两个人真心相待,就该结婚变成夫妻啊,难道真的要强行的塞一个女人给小泽,他就会幸福吗?”兰悦是被婚姻伤害过的,她深刻明白爱情在婚姻中起着多大的作用。

“我知道,我怎么会不明白爱情的重要性呢?只是我忍不下这口恶气啊,兰悦,我是不是老糊涂了,我竟然把上一辈的恩怨,强行算在下一辈的身上,白依妍直到二十多岁才明白自己的身世,这件事情,又跟她有什么关系呢?是我不讲道理,我越活越固执了,看来,真的是活到头了啊!”老太太捂住了一侧脸面,自嘲又难过。

“妈,别伤心,做这么多,也是为季家好啊!”兰悦赶紧劝慰,医生说老太太最近心脏不太好,不要大喜大悲。

“算了,我得学爸,什么事情都放手,不管了!”老太太说着,暗松了一口气,仿佛真的把这一切的执念,都放开了。

“爸最近气色越来越好了,每天看看书,听听音乐,他又让枭寒给他买了两只鸟,每天起床就教它们说话呢!”兰悦很开心老太太能够想明白,这样一来,儿子和白依妍的事情,也就不会再受阻拦了。

“妈,刚才是不是说了孩子两个字啊?”兰悦突然问道。

老太太这才想起来:“对了,我还没跟提一下,白依妍怀孕了,但因为受了惊吓,在医院安胎,晚点送点汤过去,我看她瘦的不成样子了,可见最近一段时间过的不太好,母体虚弱,怎么生养啊。”

“真的?”兰悦激动的站了起来,一脸喜色:“妈,她真的怀孕了?小泽也有孩子了?”

“瞧激动的,是啊,我们季家又要有后了!”老太太总算是开心了起来。

兰悦赶紧点头:“我这就去让人煲汤,晚点送过去!”

医院病房内,季越泽坐在病床旁边,正经弯腰,用耳朵贴在白依妍的小腹上面,神情认真的听了好一会儿:“怎么听不到?刚才明明听着小家伙心跳的很有力啊。”

白依妍被他这傻呼呼的表情给逗乐了,用手指将他的脑袋推开:“别闹了,这样怎么能听到呢?要拿这个胎心仪才能听清楚!”

“那我还得再听一次!”季越泽说完,就赶紧戴上耳塞,小家伙却跟他捉迷藏,他将胎心仪移来移去都听不到心跳声,俊脸都急了。

“这小东西现在还是条鱼啊,游来游去的!”季越泽此刻就像一个爱玩的孩子似的,心情好了,连语气也跳脱了。

就在两个人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,门推开了,季枭寒一踏进来,就立即转身退了出去。

季越泽赶紧把白依妍的衣服扯了下来,拿被子盖上:“我哥怎么突然进来了?”

季越泽赶紧走出去,季枭寒双手插着西裤的口袋,靠在墙上,幽眸染着笑意看着弟弟。

“哥,笑什么?”季越泽立即朝大哥瞪过去,这是在取笑他吗?

“没什么,们刚才在干什么?”季枭寒好奇的问。

“也没什么,就是在听孩子的心跳,哥,可能不知道,戴着耳塞,能听的非常清楚!”季越泽一看就像个新手爸爸,一脸新奇的表情。

“是吗?可惜我错过了两个小家伙的有趣时光!”季枭寒莫名伤感,他如今看着弟弟陪着白依妍一起经历着孩子的每一寸时光,他就想到自己的两个已经长大懂事的宝贝,不知道当初她们待在母体里时,心跳肯定也强而有力吧,还能听到两个心跳声。

“哥,别伤感了,让嫂子再生一个呗,不会错过的!”季越泽这才发现自己勾起了大哥的伤心事,立即笑着打趣他。

“想骗嫂子给我再生一个,那可不容易。”季枭寒俊美的面容上,一片苦笑。

“哥,到这会儿,还那么怕她啊?果然外面传是妻管严,也没冤枉了!”季越泽立即拿大哥来打趣。

“再说一遍!”季枭寒脸色瞬间变的危险。

“好好好,不说了,我刚才什么也没说,我什么也不知道。”季越泽求生欲非常的强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