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31_a5286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能不心凉吗?

因为晚晚是女儿,所以林雪落便处处的小心保护着。倾注的心血那是一点儿都不比两个儿子少。

可落在女儿的眼里,却成了‘凶’她?!

竟然还来上一句‘我才不需要妈咪的爱呢!让她去给大诺哥和小虫哥好了’!!

林雪落的心呢,真是麻凉又麻凉!!

当初生下女儿晚晚时,可把她高兴坏了;感觉自己的人生有了新的意义和新的依托!

可现在呢……林雪落感觉自己头顶上已经燃起了熊熊的烈火!!

“啊……妈咪啊……妈咪啊!”

突然,封林晚小可爱发出一声凄厉的惊叫声。因为她看到了依在她房间门框的妈咪。而且还是双手环胸且一脸肃然的妈咪!

“爹地……救命啊!救救晚晚!”

或许是意识到刚刚自己跟爹地的谈话有那么点儿忤逆妈咪了,封林晚立刻扑进爹地封行朗的怀中,使劲的喊救命。

清纯唯美森林里的红裙子女生图片

她清楚的意识到:把妈咪惹生气了,那迎接她的将会是一场狂风暴雨!

听女儿这么一喊,封行朗也是一惊。他下意识的朝门口张望过来,也看到了双手交叉在胸前,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严肃表情。

肯定是听到了女儿晚晚‘忤逆’她的话了!

“老……老婆,……不是下楼去了吗?我……我跟晚晚闹着玩呢。”

担心妻子会发火迁怒于女儿,封行朗几乎条件反射的把晚晚紧拥在了怀里。

看到丈夫和女儿如此惊弓之鸟的模样,林雪落温柔的微微一笑。

“我上楼来喊跟晚晚吃早点的。”

林雪落笑意盈盈的,“们父女俩在聊什么呢?聊得这么高兴?”

“妈咪,我跟爹地在聊妈咪最近又变美了呢!”

封林晚的求生意识还是很强的,小嘴巴贼甜:“素颜的妈咪更温柔、更漂亮!”

“晚晚说得是呢……老婆最近的气色非常好!”封行朗也跟着女儿附和上一句。

看着抱在一起的父女俩,以及他们谄媚的嘴脸,林雪落轻抚着自己的脸颊,夸张的说道:

“哦,是吗?没想到生气还能气出美颜的功效呢!”

“妈……妈咪,……是生气了吗?”封林晚弱弱的问上一句。

“不生气!妈咪一点儿都不生气!有这么体贴自己的老公,还有这么乖巧的女儿……我做梦都能笑醒的,怎么还会生气呢?!”

林雪落这是气过头的表现。

“……”封行朗跟女儿面面相觑。

晚晚:妈咪好像生气了呢?

封行朗:乖女儿,一会儿起床,见机行事!

晚晚:妈咪该不会要揍晚晚吧?

封行朗:放心吧,有爹地在,不会让妈咪打到的!她要打,就让她打爹地好了!

晚晚:爹地,那晚晚就拜托了哦!

封行朗:见什么外啊!我们可是亲父女!替挨打,亲爹义不容辞!

晚晚:那就这么说定了!

“晚晚小公主,饿不饿啊?”

林雪落一脸的慈母笑,“要不要妈咪把早餐送到房间来喂吃?”

“不用!晚晚自己起床吃早餐!妈咪为晚晚操劳很辛苦的,晚晚要体谅妈咪!”

求生欲极强的封林晚已经挣开亲爹温暖的怀抱,麻溜的从儿童床上爬了下来,“晚晚这就去刷牙洗脸!”

目送着连跑带奔进去洗手间的女儿,封行朗感叹一声,“雪落,瞧咱们的女儿,多听话,多懂事!”

“是呢……完全是封大总裁您教女有方!”

林雪落夸奖着选择性瞎眼的丈夫。

都十一岁的大丫头了,还要叫着起床,叫着吃饭,监督作业……这也叫听话懂事?

总觉得妻子今天说话怪怪的。但无论妻子生气与不生气,她要是真动手打女儿,他绝对不会坐视不管的。

今早的早餐餐桌上,封林晚小可爱格外的乖巧:自己喝着牛奶,吃着早点。就连平日不爱吃的蔬菜沙拉,也当着妈咪林雪落的面儿吃了好几大口。

以证明自己是多么的听话懂事!

“雪落,今天我送晚晚去上学吧。”封行朗主动请缨。

“那就辛苦日理万机的封大总裁能腾出时间来送女儿了呢!”林雪落柔声应好。

封林晚忍不住瞄了妈咪一眼:她是真没想到妈咪竟然答应得如此爽快!难道妈咪真没听到自己跟爹地的说话内容?

最好没听到,不然自己的小P股又要挨打了!

整个早餐时间,一派母慈女孝。

直到坐

上了爹地的劳斯莱斯,封林晚才会是真正的松了一口气。看来妈咪这回并没有生气呢!

可封行朗总觉得妻子应该是生气了……

等丈夫和女儿走后,林雪落便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别墅里。偶尔看一眼忙碌着做保洁的家仆。

林雪落突然觉得:如果自己从这个家里消失掉,怕也不会有任何的影响!

大儿子有他义父河屯时刻关心着;小儿子有丛刚养育着;小女儿有她亲爹溺爱着……感情就她林雪落无依无靠!这些年,林雪落也没现实自己的价值:先是在有机农场里瞎折腾了几年,随后又跟进了几个一、二类项目……看到那些为工作拼搏到废寝忘食的年青面孔,林雪落真的感觉

自己老了,也力不从心了!

实在看不进那些专业的财经书,林雪落索性合上书丢去了一边。

“太太,您吃点儿水果消消食吧。”阿姨将水果拼盘送到了林雪落的跟前。

“吴姐,听说女儿拿到少儿拉丁舞锦标赛亚军呢?”林雪落送了一块火龙果口中慢嚼着。

“是的。托太太您的福了。”吴姐满脸堆笑。

“托我什么福啊?是您女儿自己有出息。”

林雪落觉得,自己跟家仆聊天也是巨累:她们一直小心翼翼的伺候着,生怕说出话,又或者做错什么事儿。

其实林雪落一直觉得自己这个女主人挺平易近人的,可还是让家仆们感觉到了距离感。

拿起座机准备给袁朵朵打个电话舒缓一下情绪,可翻到号码后,却又把座机给撂下了。

一想到袁朵朵家比自己家还要鸡飞狗跳,雪落想想还是算了。

微微的轻吁出一口浊气,雪落拿起手机有一下没一下的滑动着。

“太太,要不我去叫封大太太来陪您聊天解闷儿?”

阿姨口中的封大太太,说的是莫冉冉。虽然莫冉冉要比雪落年龄小,但她嫁的是封大少爷,所以家仆称她为封大太太。

在表面男女平等的现在,依旧延续了男尊女卑。

“不用了,我不闷。”

雪落朝阿姨微微一笑,“去忙自己的事吧,我看会儿书!”

“哦,好的太太。”

阿姨立刻转身离开了,不再叨扰心神不宁的林雪落。

当阿姨离开后,雪落又将拿起的书丢了回去。因为她实在没心思看下去。

再次拿起手机,这回林雪落将电话打给了丛刚。

手机作响了好一会儿,在确定林雪落真的有事找自己之后,丛刚才慢悠悠的接通了电话。

“喂,丛大哥,您在忙呢?”雪落柔声问道。

“嗯……有点儿忙。”丛刚哼应,“有事说。”

“丛大哥,什么时候带小虫和安安去玩低空跳伞啊?”雪落温声问。

“还没确定……”

微顿,丛刚沉声问,“怎么,又跟家封大总裁吵架了?”

因为丛刚听出林雪落言语中的故作温柔。

“没吵架!我哪儿敢跟他吵架啊?”

雪落赌气的哼声,“他可是堂堂的大总裁,万一哪天看我这个黄脸婆不顺眼了,直接把我给休了,我估计得讨饭去了!”

还真是吵架了!这三天两头的……

“放心……他要真敢休,我让他净身出户!”丛刚应答道。

“丛大哥……还是对我最好!”

林雪落感动得有些语无伦次,“就是我最亲的娘家大哥……有这句话,我就安心了!”

丛刚先是安抚,随后便追问:“说吧,这次又为什么吵架?”

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:要封行朗真移情别要休了林雪落,丛刚绝对不会坐视不管。因为无论其它什么女人,都不可能有林雪落重要。

就凭林雪落是他封行朗三个孩子的亲生母亲!就足够坐稳封太太的位置一辈子!

“其实也不管封行朗的事儿……是晚晚那丫头……”林雪落欲言又止。

“四十多岁的人了,还弄不过一个十来岁的女儿?”丛刚淡声。

“又不是不知道封行朗又多宠晚晚那丫头!我是打不得也骂不得……”

林雪落有些委屈,“猜晚晚那丫头今天跟他爹地说什么来着?她说她想换掉我这个凶妈咪!”

“童言无忌。”丛刚淡声安慰。

“反正我里外都是恶人!”林雪落嗅了嗅泛酸的鼻间。

“被自己的女儿气成这样……林雪落,至于么?”

丛刚淡意的笑了下,“都三个孩子的母亲了,说出来也不怕别人笑话?”

“我有什么怕人笑话的?谁爱笑谁笑去好了!”

林雪落赌气一声,“我要离家出走

!反正他们父子四人没了我也一样能活得好好的!说不得晚晚那丫头还会拍手叫好呢!”

“赌气是么?还离家出走?”

丛刚轻斥,“林雪落多大了?有这么跟自己女儿置气的么?”

“那带我一起去低空跳伞……不然我就离家出走!”林雪落半赌气半威胁。“……”丛刚有些无语,“我要真带上,家封痞子不拿刀砍我才怪!”